DSC_0316.jpg 

小學畢業後除了一起上國中唸書三年,國中畢業後大家各自鵬程萬里,

我在國中時學業成績通常是倒數三名之內,

所以原本的幾個要好小學同學開始疏遠我,看不起我,

但是基本上還維持一些從小學同學時就存在的友好關係,

我到外地去半工半讀,也只二次在故鄉車站遇到當年要好的同學,

她考上桃竹苗聯考的第一志願,由於她唸的是名校,

在她面前是我很自卑的,因為她有很遠大的志向,我只是一個小女工,

我國中成績不好(一切敗在數理化),所以我們之間的話題變得很少,

我們之間顯然有一道鴻溝了!

今天說的除了她,還有我小學的班長,一位有著花一般名字的女生,

四十年前的家鄉裡,她家是撼們這一里的有錢人家,

有著一 幢大型二層樓房的建築,前面庭院還種滿許多花草,

小小的我對她的衣著用品和家境實在很羨慕,

且又是我們班的班長,所以對她是很狗腿的啦,常說畢業後要保持連絡,

當年的一些情懷,現在看來是很薄弱的,

時光荏冉我離家奮鬥、工作、結婚生子,回娘家,在菜市場逛,

或在車站裡,從來沒見過任何一位國小或國中同學,

前一位同學十多年前曾透過父親的好友數度打聽,也透過其堂兄弟傳話,

想念她想與她見面,但得不到任何音訊回覆,

因此我自己也不敢隨便打電話去詢問,

富家女這位同學在某年回娘家騎腳踏車閒逛時臨時起意到她娘家去,

向其堂妹表明來意之後,順利要到電話,並通電話閒聊近況,

我們還欣喜相約當年的農曆新年初三回娘家時,一起見個面,

這件事我牢牢的記在心裡,年初三晚上依約定時間帶著伴手禮前往,

那晚風好大好冷,大年初三的歡樂氣氛還很濃厚,

我到她娘家拜訪,不見人影,原來跑去附近的阿姨作客了,

好,因為很近我走過去尋找,終於找到了人家,

說明來找這朵花時,沒想到她卻是滿臉通紅喝得醉醺醺的,

根本忘了跟我的約定,講話言不及意,無法交流,

當年的她和現今的模樣,天差地別,

我當下內心很感慨,坐了一會兒之後,匆匆逃離。

非常感傷,有些回憶只好放在心頭,不要再去追尋,以免夢碎,,

我想前面那位名校同學,或許也是這樣的心情,

所以選擇不與我有任何連絡交流,還真的是一句 「相見不如懷念」!


創作者介紹

柚子花的天空

柚子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雲子
  • 那個年代的國中數理課本難度都很高喔! 到我這個年紀的大學聯考也是呢, 民國81年的自然組數學低標是26分, 也就是全國考生的平均分數, 離滿分100還好遠呢, 我只有22.5分..所以那個年代的教育標準真是太崇高了...
  • 我數理化從來沒及格過,再怎麼努力也才40~50之間徘徊,
    班導很氣我們不爭氣,每差及格60分就打手掌背一下,
    打手掌背有多痛你應該可以體會得到。

    現在的聯考制度和教育整個壞了了,如果往深一點去探索,
    不知是不是可以這麼說:
    那些曾經當上教育首長或政府首長的人,當年可能曾這樣被修理過,
    或者他們家的小孩唸書成績沒那麼優秀,在面子和輸人不輸陣的心理因素中,
    又因自己喝過幾年洋墨水,以為外國的制度可以用在本國,(忘了風土民情性格)
    而有了改變教育體制、教學制度、聯考制度、計分制度等的方式,
    以致有建構式爛數學、學測、基測等奇怪計分方式,
    還改來改去(這不是很可疑嗎?你家有小孩想唸某名校卻又實力不夠的一種補救方法,就是要擠進去)。
    所以在前一年或前半年在改計分、考試方法等等,弄得老師們無所適從,霧煞煞...)
    一大堆不需上大學的孩子唸了沒有用的科系,浪費青春、浪費父母的金錢,
    不好的首長。不好的政策,影響是非常深遠的.........

    柚子花 於 2015/11/13 11:09 回覆

  • 阿芳
  • 蒼白的年代,
    我數學、幾何都吃鴨蛋,
    被打手心到麻木的階段。
    回首......豈是心痛而已。

    期待我小學、初中的同學會。
  • 其實我很羨慕有同學會好開的人,
    表示同學之間感情深厚,不只是炫耀某人有多麼好的成就,
    我妹妹就很常開小學同學會,
    但她國中到大學的卻也沒聽她說開過同學會。

    數學理化一直是我的罩門。

    柚子花 於 2015/12/01 14:05 回覆

  • ㄚ麥
  • 哈哈我的數理也不好,不過我有一個好老師,
    在考試前幫我複習,讓考試可以好好過關,那個老師就是[徐爸]。
    我離開家鄉已經快50年,家鄉的改變很多,我也沒有跟小學的同學聯絡過。
    大家生活圈子都不相同,早沒有共同的話題,只剩下國小回憶。
    現在的朋友都是工作時期的同事,徐爸的同學,同事和逍遙遊的同伴。
    50年的人士變遷太大,小時候好未必日後都好,人生事難料。
  • 非常認同阿麥姐的觀點,小時候很要好的同學,在上了國高大學之後,都一一走樣了。
    即使我高中時期同甘共苦要好的同學,也在各分東西多年後,
    結婚生子生活圈工作圈不同而沒有再連絡。

    厚!阿麥姐好早就認識徐爸,這份感情太深厚了,有徐爸當專任家教實在是幸福啊!

    柚子花 於 2015/12/02 11:58 回覆